当前位置:中文首页 > 非洲概览

苏丹总统助理奥德·艾哈迈德·贾兹(Awad Ahmed Al-Jaz): “加强中非合作,苏丹愿意先试先行”

时间:2017-05-03 09:10:43   作者:   来源:

 本报首席记者 赵忆宁 喀土穆报道

  “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成功地实现了工业化,是非洲国家学习的榜样。非洲的资源非常丰富,苏丹也有大量的矿产、土地、水资源等,但是不同资源分布的地区不同。

  我们现在也在与中国合作,利用中国的投资、技术和机械设备,并根据苏丹不同地区的资源环境等条件,建设厂房、港口和道路,将各地联通起来。由于苏丹和其他非洲国家关系也很好,这个模式未来也可以推广到其他国家。”

  贾兹出生于1950年。1973年获苏丹喀土穆大学工商专业学士学位;1979年与1982年分别获得美国南加州大学工商管理专业硕士、博士学位。

  贾兹在苏丹是一位令人尊敬的政府高级官员,他也被誉为“苏丹石油工业的奠基者”,其职业经历非常独特与丰富,先后担任苏丹五个政府部门的部长,包括贸易、合作与供应部部长、能源矿产部部长、财政和国家经济部部长、工业部部长和石油部部长。不仅在苏丹,就是在全球也实不多见。

  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是贾兹于1995-2008年担任能源矿产部部长,他见证了中石油在苏丹获格莱德盆地6区、1/2/4区、3/7区石油勘探开发的过程,也代表苏丹政府与中石油签署了建设喀土穆炼油厂的协议。在他2005年任职苏丹能源矿产部部长期间,苏丹在西部达尔富尔地区发现大型油田。“他领导了苏丹的能源革命。”现任石油部部长扎伊德这样评价贾兹。

  在苏丹,人们称贾兹为“中国教授”,因为他不仅是中国人的老朋友,也对中国有深刻的见解。2014年贾兹从石油部部长岗位退休,为了振兴苏丹经济与苏丹石油工业,他被召回为国家服务。2016年2月,苏丹总统任命其为总统助理。

  2016年2月1日,苏丹总统颁布《决议》成立“苏丹发展对华关系委员会”(Higher Committee for Sudanese-Chinese Relations),其主要职责为发展与推动苏中两国合作关系。这个委员会由12个部委组成,包括苏丹国防部、外交部、财政部、农业部、工业部、石油部、水电大坝部、投资部、交通部、矿业部、苏丹央行、总统事务部,巴希尔总统任委员会主席,贾兹任副主席。在“委员会”成立6个月后,总统指示该委员会增加对印度及俄罗斯的合作关系,随后委员会更名为苏丹发展对中国、印度及俄罗斯委员会(The higher committee for Sudan relations with China, Russia and India),但其合作的主要对象为中国。

  苏丹对华关系委员会是成立仅有一年多的部门。所有与中国相关的经济合作事务都通过这个委员会推动,委员会定期召开会议,会议内容包括对投资人士建立统一的窗口、放宽行政程序;讨论将向中方提供的战略性项目的选择与可行性研究。贾兹作为副主席也会定期向总统汇报,比如中国为落实约翰内斯堡会议倡议所设置的委员会和项目的执行情况,以及苏丹在不同领域依赖中国的能力获益的努力。从得到的公开信息可知,这个委员会讨论最多的议题大多数与中国相关,包括接待希望投资红海沿岸自由贸易区的中国公司代表团等。

  2016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为贾兹颁发了“中国阿拉伯杰出友好贡献奖”。

  在苏丹的对外关系中,除一些阿拉伯国家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与中国的关系,也包括与俄罗斯和印度的关系,特别是在经历了长达20年的经济制裁后,在上述三个国家中,苏丹与中俄的关系最为紧密。2015年9月1日,苏丹总统应邀参加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巴希尔总统发表联合声明,中苏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几乎同时,苏丹也致力于推动与俄罗斯构建战略伙伴关系。

  中苏关系一直以“好朋友、好兄弟、好伙伴”来描述,只有在苏丹,才能切身感受到苏丹人民对中国的真挚情感,是一份相互尊重、相互分享、可以在对方需要的时候自觉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的持久的关系。在与贾兹谈话的整个过程,时时可以感受到苏丹人民对中国的感情与信赖,是那种朴实无华、不声张,埋得很深的情感。

  这份感情从何而来?苏丹是被美国经济制裁了20多年的国家,在喀土穆,当你看到1998年8月美国导弹袭击苏丹制药厂的废墟,再看看中国帮助苏丹建设的炼油厂就会明白。制裁、定点轰炸与帮助经济发展乃天壤之别。

  “哪家公司好就选哪家, 中石油并不是内定的”

  《21世纪》:首先祝贺你2016年获得了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颁发的“中国阿拉伯杰出友好贡献奖”。我的第一个问题是,长期以来,苏丹在哪些中国最为关切的问题上给予中国人民支持的?

  贾兹:苏丹和中国的关系源远流长,我本人曾经58次访问中国。苏中的政府和民间友谊合作很早就开始了。苏丹一直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在领土问题上一贯支持中国政府。总统先生2015年9月3日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庆祝活动,显示了苏丹和中国密切的关系。在南海问题上,苏丹对华关系委员会发表声明重申支持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强调解决南海问题的唯一途径是有关各方通过对话和直接谈判,而不是单方面提交国际仲裁。《21世纪》:感谢苏丹人民和政府对中国的支持。你之前曾经担任苏丹石油部部长,中国和苏丹在石油领域的合作,是给世界带来影响的一桩大事。此前,美国雪佛龙公司曾在苏丹进行过长期的石油勘探,但是苏丹政府最后选择了与中石油进行合作开发油田,人们会认为,这是苏丹政府放弃了美国而选择了中国。巧合的是,就在1995年中苏就石油开采签约之后,联合国发起了对苏丹实施外交、航空制裁的决议,给出的理由是苏丹藏匿企图刺杀穆巴拉克的嫌疑人,在你看来,这两件事情背后是否存在关联性?

  贾兹:当时我们邀请了世界各国,包括来自欧美、中国、中东的很多公司前来投标,与苏丹共同合作开发石油资源,这是一次公开的招标,中石油是参加者之一。在此之前,雪佛龙公司曾在苏丹进行过石油勘探,是他们自己考虑到局势安全问题撤离的。后来我们曾邀请雪佛龙参加项目投标,或者由苏丹政府向雪佛龙公司提供石油勘探的经济补偿,雪佛龙选择了经济补偿。在我们最终收到的所有标书里,中石油的是最好的,如果有其他公司能够拿出更好的标书,那我们也会选择他们的,可惜没有。有的外国公司说中国人在海外开采石油方面没有经验,不应该选择中石油。对此我们表示,只要中石油的标书符合我们的技术和商业标准,我们就会选择中石油,而不会考虑中国是否有过海外开采的经验。最后,中石油和几家公司组成了联合体开采石油。苏丹是一个独立的自由市场国家,我们也进行了公开的招标,哪家公司好就选哪家,中石油并不是内定的。

  “石油收入都用到国家和人民需要的地方”

  《21世纪》: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苏丹。来的时候很多人告诉我,苏丹在发现石油之后,整个国家的社会与经济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我看到喀土穆有如此多的汽车时就不能不相信他们的话。能否简单谈谈石油带来的变化?石油换来的收入都投到了哪些社会与经济领域,他们又是如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

  贾兹:在苏丹发现石油的时候,社会经济发展都处在困难之中。虽然我们有很多自然资源,石油只是其中之一,苏丹与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共同努力,希望能够通过发展石油产业,把苏丹经济建设起来。我们也需要建设相应的基础设施。幸运的是,当时国际石油价格比较高,所以苏丹通过出口石油赚到了不少钱。关于如何使用这笔石油收入,政府也制定了相当大规模的计划,其中包括我刚才提到的基础设施建设,例如建设了连接各地的公路,建设了尼罗河上的几座大坝,以便提供电力,还有就是发展农业生产,以及新建了很多学校、医院,包括大学。我们把石油收入都用到国家和人民需要的地方,这就是苏丹政府的计划。当时苏丹交通、通讯都很不便,电力短缺、教育投入不足,很难吸引外国投资者,所以我们就用石油出口获得的收入来改善这些条件,使得更多人能够来到苏丹,与我们一起开发丰富的自然资源。苏丹自然资源很丰富,牛羊成群、土壤肥沃、水资源充沛,适宜农作物生产。我们希望利用石油收入来改善投资环境,吸引投资者带着资金、专业技术和机械设备来到苏丹。

  《21世纪》:从数据来看,自苏丹开始开发石油资源以来,按照世界银行的统计,苏丹的人均收入已经从300美元跃升至3000美元。你刚才提到,苏丹利用石油收入对基础设施等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你能否介绍一下苏丹与中国合资的石油公司在开发中获得了什么收益?

  贾兹:可以说这个合资公司是相当成功的。目前已经有7万中国人在苏丹从事石油行业工作。在合资公司刚刚成立的时候,全球油价是11美元/桶;到我们开始装船出口的时候,油价是22美元/桶;在合资公司日产量达到5000桶时,世界油价已经上升至158美元/桶,在那段时间里我们的产量不断提高,油价也在逐步攀升,所以公司的效益非常好。可以说,苏丹和中国的投资者都非常幸运。我们也利用一部分收益来建设工厂,进一步开发苏丹丰富的油气资源。

  “我们向中国提交了一百多个合作项目清单”

  《21世纪》:在约翰内斯堡峰会上,习近平主席提出了中非合作十大计划,其中第一条就是要促进非洲国家工业化的发展。大家都知道,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中,除了南非之外,几乎都不具备现代化的工业基础。也正是由于工业基础薄弱,加上每一个国家的资源禀赋又是不同的,对各个国家而言,建立一个相对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是非常困难的。那么在你看来,中国应该如何帮助非洲国家或者苏丹的工业化发展?

  贾兹:中国与苏丹的合作情况良好,两国政府间有着坚实的合作基础,民间交往也非常密切友好,这些都是进一步提升苏中两国友好合作的基础。苏中在工业化领域的合作已经开始了,例如在技术要求较高的石油行业,苏中就在建设炼油厂等方面进行了大量合作。我们认为,未来推进中非合作可以选择从苏丹开始,因为苏丹与非洲各国关系都很好,而且和阿拉伯世界的联系也非常密切。在苏丹政府内部,我们也成立了由总统牵头的高层领导小组,对外的全称是苏丹发展对华关系委员会,负责协调对接苏中合作,我本人也在小组中担任重要职务。我们已经提出了170个可行的苏中合作项目清单,并提交给中方考虑,其中涉及农业现代化等领域。这些项目可以先在部分地区试点,然后进一步推广。我们还要建设自由贸易区、自由港,建设与其他非洲国家相互联通的公路等。我们非常欢迎习近平主席关于加强中非合作的表述,并愿意先试先行。

  《21世纪》:你刚才提到的自由贸易加工区,以及向中国提议的170个项目计划,这些项目清单中是否包括了重工业或者机械加工项目?如你所知,国家的工业发展重工业是基础,苏丹的计划清单中是否包括这类项目?

  贾兹:苏丹的工业基础薄弱,主要工业有纺织、制糖、制革、食品加工和水泥等。近年来重点发展了石油、纺织、制糖等工业。另外,苏丹的矿产资源也非常丰富,我们邀请中国朋友来苏丹投资矿业,开设工厂,包括黄金和铀矿等。

  《21世纪》:在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1953-1957)期间,苏联曾为中国提供了156个重大项目的援助,奠定了中国工业化发展的基础,使中国成为具有完整工业体系的国家。当时的156个项目是按大区、省、市来进行布局的。撒哈拉以南国家资源禀赋不同,在每一个国家建立完整工业体系是不现实的,在中国提出帮助非洲国家实现工业化的目标框架下,有没有可能视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作为一个整体,由中国提供若干个大项目援助,在区域内实现产品交换,减少贸易成本,共同实现工业发展?

  贾兹: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成功地实现了工业化,是非洲国家学习的榜样。非洲的资源非常丰富,苏丹也有大量的矿产、土地、水资源等,但是不同资源分布的地区不同。我们现在也在与中国合作,利用中国的投资、技术和机械设备,并根据苏丹不同地区的资源环境等条件,建设厂房、港口和道路,将各地联通起来。由于苏丹和其他非洲国家关系也很好,这个模式未来也可以推广到其他国家。

  “苏丹需要支持与援助渡过难关”

  《21世纪》:你既担任过石油部部长,也担任过财政部部长。由于南苏丹的独立,苏丹石油收入锐减3/4,加上国际油价低迷,而且最近美国又延长了对苏丹的制裁,这些会对苏丹财政负担造成什么影响?我还看到消息说,前几天,苏丹部长委员会批准了一项新的经济改革政策,包括汇率并轨、石油价格以及电力价格市场化,这些变化将在短期或者中长期对苏丹的经济和政治产生什么影响?

  贾兹:的确,石油收入的减少,加上美国的制裁,给我们的财政造成了一定的压力。特别是现在,我们还想进一步发展基础设施来吸引投资者。所以我们转向中国朋友寻求投资和帮助。现在,苏丹面临的问题就是虽然资源很丰富,但是需要资金才能有相关设施和设备把资源开发出来,所以我们需要投资者,去开发资源丰富的地方,把开发收入用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群。同时,我们也呼吁在海外的苏丹人为国家投资。现在财政上的确有一些问题,我们也在努力吸引投资来发展经济。(编辑:赵海建)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英才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中非经贸发展基金会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