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文首页 > 经贸商机

如何保持撒哈拉以南非洲的高速增长

时间:2017-11-09 09:01:44   作者:   来源:

泛非网11月7日发文,文章归纳总结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非洲部主任阿贝贝·阿姆罗·塞拉西11月6日在伦敦经济学院的演讲,主要内容为如何保持撒哈拉以南非洲经济高速增长。

撒哈拉以南非洲相比25年前变化很大。不言而喻的是,贫困率依然很高,一些国家经济增长的成果被小部分富有的人不成比例地占有,而大多数人仍饱受冲突的影响。但是,同样也发生了进步和转变。而且,我不是在讨论那些表面上的变化,比如闪亮的新建筑或者更美的天际线,而是根本性的进步,已经为一代人提供了更好的机会。

在政治方面,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经从不受约束的领导系统转向更加制衡的制度。某些国家甚至拥有最热闹的民主制度。在行政上,许多国家已经拥有合理的独立中央银行,能够提供基本服务和监管,司法框架也正在发展。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政治和行政机构绝对不是理想的,然而他们也不再会阻碍经济增长。在此基础之上,我们看到更多的持续增长,而不是经济恶化与萧条。1990年以来,该地区有四分之三的国家有至少10年的连续增长,三分之一的国家则为20年。

这一切都伴随着人类发展成果的极大改善。过去25年来,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人均预期寿命从50岁增加至60岁,儿童和孕妇死亡率减半,小学入学率达到了80%。

正是在这样强劲发展的背景下,我想强调一点:现在,我们看到本地区很多国家经济健康状况恶化,决策者需要紧急应对日益严重的脆弱性。去年,本地区持续15年的人均收入增长结束。45个国家中有12个人均收入下降,而这12个国家拥有本地区40%的人口,达4亿人。

公共债务急剧增加

同样令人担忧的是许多国家宏观经济失衡。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公共债务的急剧增长,现在本地区超过一半的经济体公共债务已经超过了GDP的50%。事实上,已经有一些人敲响了警钟,警告本地区正在走向另一次债务危机。对于非洲的评论经常是过分夸张或过于一般化,所以请允许我提出一个更加认真的评估。

为什么债务增长如此之快?

撒哈拉以南非洲公共债务中位数从2013年的占GDP的34%上升到2016年的48%。石油出口国的债务累计尤其高,然而经济持续增长的非资源密集型国家债务占GDP比重也出现了增长。

然而,重要的是,债务增长的一部分对于更广泛的发展战略来说是可取的,因为它可以利用财政空间来增加投资。撒哈拉以南非洲仍然存在严重的基础设施赤字。而在收入水平较低和人口不断增长的背景下,缩小这一赤字需要大量的投资。此外,为投资创造空间是21世纪前10年中期官方债务减免过程的基本动机之一,伴随着强劲的增长,债务降到了历史最低水平。

令人担忧的是公共债务增加的速度以及不利的宏观经济发展水平。

例如,在石油出口国,2013至2016年期间,公共债务增长的平均速度达到了GDP的8%以上。这反映了巨大的财政赤字以及在经济增长率较低(甚至负增长)背景下货币贬值造成的愈发增加的利息支出。

在本地区的其他国家,尽管经济快速增长,但债务增长的平均速度达到了GDP的5%。主要原因是高额的财政赤字、汇率贬值造成的估值效应以及各种不良的操作,例如将国有企业负债转移到政府资产负债表上。

由于债务迅速增加,偿债成本大幅上升。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偿债比率中位数由2013年的5%上升到2017年的近10%,而在石油输出国这一数字高达25%。

这将把急需的资源从卫生和教育等重点领域转移出去。例如,在赞比亚,仅债务利息的支出就超过了政府在教育以及卫生方面支出的一半,而在2011年这一数字只有20%。

为什么决策者没有控制债务?

政策制定者当然知晓债务问题的发展,一些国家也已经开始了必要的政策收紧。但在其他许多国家,调整不断被推迟,是什么阻止了调整?

在与埃塞俄比亚政府合作过一段时间,并与多位财长合作后,我理解我们在要求这些国家做出非常艰难的决定以控制债务增长。

首先,该地区的发展挑战仍然巨大,造成了巨大的财政支出压力。对道路、港口和能源等有形基础设施的投资需求可以将人们连接至市场。在教育以及卫生等社会服务部门同样存在投资需求,以为下一代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做好准备。而且建立透明高效的治理机构也需要投资于公共机构。

除此之外,审慎管理财政的声音很小,而推迟调整的力量却很强大。即使有意愿,调整的负担也必须落在某个群体之上,而每一个群体都有理由认为不应由他们承担。这就将导致僵持不下的局面并经常成为其他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推迟调整的原因。另一个因素是,政权更迭导致借债政府并不一定是偿债政府。

这些国内因素可能被外部因素加剧。当前国际资本市场的低收益环境机枪了投资者对该地区债务工具的兴趣。

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这是积极的发展,因为它为各国提供了更多元化的融资选择。但不容忽视的是,尽管一些借贷国家的基本面恶化,但由于全球因素,借贷成本被降低。低成本融资的涌入是难以抵挡的。

总体来说,在社会、政治以及经济压力之下加速全面发展有着沉重的代价,所以当融资容易获得时,我们经常看到调整计划被推迟。

我们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的政策要求是什么?

俗话说有志者事竟成。我要强调的是,需要把本地区的宏观经济健康提到政策议程的首位。我们的建议始终是针对具体国家的,但现在许多国家的主要考虑是在急需的投资和债务可持续性之间取得平衡。

重要的是,财政改革需要落实到位,并且这一改革可以减轻对经济增长和社会最脆弱阶层的不利影响。该地区过去的经验表明,这一改革最好通过提高国内收入并在公共开支方面做出谨慎的决定来实现。

例如,减少最终使富人和大企业受益的燃油补贴并为最需要的人实施有针对性的现金转移,可以帮助减少支出并实现再分配目标。

我想把重点放在扩大税收基础的关键作用上,这可以创造空间来扩大社会和其他重点支出,加强财政可持续性。在理想情况下,债务融资投资将产生增长,更大的税收基础和所需的收入将偿还债务。但是,各国往往无法获得投资回报。

平均而言,我们认为该地区在中期内可以将税收占GDP 的比重提高3至6个百分点。此外,增加透明度以确定公用资源是如何筹集并使用的可以帮助克服既得利益并为提高收入建立充分的支持做出贡献。

塑造未来的力量

我强调解决公共债务问题的重要性,是因为如果这一问题得不到妥善处理,将会限制该地区巨大的增长潜力。

还有一些因素可能在未来几年推动更加强劲的增长。

首先,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大多数国家正处于人口转型的风口浪尖,青年和老年人口占比正在下降,劳动力占比正在增加。到2030年左右,全球劳动力增长的一半将来自撒哈拉以南非洲。这意味着巨大的消费需求。另一方面,任何地区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都将需要本地区的劳动力。

其次,我们看到快速技术变革将促进更大的弯道超越。例如,金融科技的发展已经在转变传统形式的银行业务,并首次为数以百万计的客户提供服务,其中许多人是有抱负的企业家。

这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提供了巨大的机遇。但是,实现更高水平生活的潜力不会自动兑现。事实上,我们还有需要克服的挑战:气候变化、深化权力分享以及确保包容性。特别是缩小性别差距将是至关重要的,因为日益增长的劳动力中一半是女性。

我的主要观点如下:过去几十年的增长势头主要来自缓解制约经济增长的因素的改革,例如机构薄弱、治理问题、政策不确定性以及宏观经济失衡。在此之外,还有一系列艰巨的挑战。最后需要解决的是自我诱导的宏观政策滑坡,因为这会使发展前景复杂化。

我承认,所需的改革是相当艰难的,并且不会受到欢迎。但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已经在较差的起步下克服了更艰巨的挑战。这就是我坚信该地区能够并且将会回到强劲增长的道路,从而提高所有人的生活水平。(朱哲鸣)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英才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中非经贸发展基金会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