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文首页 > 经贸商机

中埃·泰达苏伊士经贸合作区:“一带一路”上的非洲之星

时间:2018-12-03 13:36:56   作者:   来源: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

  天津北方网讯:20年前,中埃两国签署协议,借鉴中国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经验,在苏伊士运河西岸设立经济特区。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英文缩写为TEDA,音译为泰达。二十年间,泰达人扎根海外、面向世界,深度链接驻在国和中国资本与企业,在距家乡万里之遥的非洲戈壁上创造了一片绿洲,建设了这片“一带一路”上目前最具活力的区域之一──中埃·泰达苏伊士经贸合作区。

  如今,这块面积1.34平方公里的戈壁滩,已经成为一片人造绿洲,成为一座拥有工厂、酒店、游乐园等现代化设施,集合现代化工业、商业、服务业的城市,它不仅是一个工业基地,还是一个旅游目的地。合作区正在助力中资企业走向海外,成为推动驻在国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创新型平台,所焕发出来的能量是让人惊叹的。它的背后,包含着埃及人对中国发展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的高度认同,是一种共生共荣精神气质的融合。如今的合作区,实现了更多人的梦想,改变更多人的命运,成就了“一带一路”上的“非洲之星”。

  一座沙漠里的游乐园

  今日的中埃·泰达苏伊士经贸合作区建筑、街道干净整齐,绿树、花草装点着每个角落,池塘中的水碧波荡漾,不像传统工业区,也与园区外一望无垠的荒漠形成了强烈反差。

  在标准厂房和大企业的厂区之外,还有面积近5万平方米的综合配套服务中心,包括一座8层的投资服务中心大楼、一座7层的四星级酒店、4栋公寓和各类商铺。该服务中心已入驻服务机构35家,能为入区企业提供银行、保险、职业培训、法律咨询、涉外手续、经营代理、广告设计等“一站式、一条龙”服务,一次性解决入驻企业面临的问题。

  埃及人阿巴斯是埃及泰达公司TEDA FUN VALLEY游乐园项目总经理,他对乐园管理很感兴趣,在他看来,对于喜欢享受生活、活泼开朗的埃及人来说,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在户外旅行和娱乐等方面的消费一定会有快速的增长。“我们在园区里有不到两万平方米的绿地,改造成一个恐龙主题乐园,2015年7月正式运营,不到半年积累了1万多个会员,今年1月15日这一天,这个巴掌大的地方聚集了5000人。现在,在从苏伊士省开到园区的小型公共巴士上,售票员出发时在当地直接喊,恐龙乐园,恐龙乐园的走了!”阿巴斯说。

  与恐龙乐园现在的兴旺不同,做规划时也有很多质疑。不少埃及人士开玩笑道,你们中国人疯了?距离最近的城市还要四十公里,开车来回一个多小时,弄个园子谁会来玩儿?在他们眼里,工业园区只会有工厂和烟囱,整车的工人从苏伊士省或者更远的地方用中巴运过来工作。

  在大量调研之后,泰达人发现目前即使在人口众多的开罗,也缺乏大型游乐场,一个规模并不算大的“TEDA FUN VALLEY儿童乐园”,在相对落后的苏伊士省,一定能激活这片区域的消费能力,带动园区经营性资产的收益,带来消费能量。他们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干的。

  2015年初“TEDA FUN VALLEY儿童乐园”先期筹划结束,进入具体建设和实施阶段,招聘成了一件“难事”。当时埃及当地人跑来应聘的很多,但都没从事过乐园工作,原因也直接:“全省都没有一个像样的乐园。”阿巴斯是个渴望变化并因此不断寻找机会的人。他利用埃及当地的资源,最终在开罗找来有经验的游乐园管理人员和设备操作人员。

  看起来一切顺利进行,不巧的是乐园试运营前期苏伊士港工人闹起了罢工,从四川整套运来恐龙造型的机电设备等商贸货物也因此导致清关延迟。办好手续拿到货物,离开园时间已经很近了。为不耽误试运行的正常开业,大家坐在一起加班加点,赶在试运营前为商品贴好标签。

  开业当天,埃及当地著名的歌星来举办演唱会暖场。“埃及一家好几个孩子,根本没地方去玩儿。乐园建起来一看,我们想的没错!定期来消费的人群规模可以达到5万人,这事能行!”阿巴斯兴奋地说。

  在这片不大的园区里,建设一个苏伊士省乃至全埃及唯一的,集恐龙世界、糖果世界、卡丁车世界和水世界等多主题为一体的儿童乐园。在激活这一片沙漠上的消费之前,没有当地人会相信中国人真的会这么做,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从2008年起步区项目正式启动建设,园区已累计投资1.05亿美元,拥有含12栋标准厂房的中国小企业孵化园,还建成了包括投资服务大厦、四星级酒店以及员工公寓在内的综合配套服务中心、泰达乐园等配套娱乐设施。园区内新型建材、石油装备、高低压设备、机械制造四大主导产业形成,巨石公司、西电公司、丰尚公司、IDM公司等68家企业纷纷入驻,协议投资额超10亿美元,为埃及直接解决就业3500余人,同时有两三百名中国人在这里工作学习生活。

  2016年年初,泰达合作区二期扩展区项目揭牌,时经两年,扩展区一期已完成基础设施建设,九家企业入驻合作区。以大运摩托为代表的乘用车制造业产业集群,以山东如意为代表的纺织服装产业集群,以泰山石膏为代表的新型建材产业集群……泰达合作区内产业集群生机勃勃,中埃两国经济、贸易和工业化合作逐步走向深入。

  吃饭是个大问题 

  今天的园区有着如此的繁荣,然而20年前,天津泰达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团队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这里还插着一面面小红旗,原来是为了清理中东战争中埋下的地雷。

  上世纪90年代,时任埃及总统的穆巴拉克访华,同中国签署谅解备忘录,中国同意为埃及在苏伊士湾西北经济区内建设自由区提供建设经验,并鼓励中方企业参与自由区的项目建设。经过多方努力,2008年,天津泰达成功中标,开始建设中埃·泰达苏伊士经贸合作区。

  中非泰达副总经理魏建青正是当年泰达派往埃及的第一批“年轻人”,虽然事先就做好了埃及艰苦环境的思想准备,但是艰苦的程度还是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当汽车驶出开罗,他们看到的是一片黄沙和土丘,100多公里景色如一。

  在一望无际的沙漠上吃饭是个大问题,可当地周边20公里连个饭馆都没有,他们就和园区里一家中资企业的10来个中国员工一起搭伙做饭。每人每天10块钱的定额,早晨起来一碗稀饭就咸菜,中午白菜炒土豆,晚上土豆炒白菜。就连咸菜也是他们自制的,把纯净水桶切开,煮开水撒盐,黄瓜切成条,花菜掰碎,平时做饭剩点儿下脚料也舍不得扔,洗吧洗吧腌在里面,吃饭就这样解决了。

  刚到合作区三个月,任务就压了上来。2009年中非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定在埃及召开,第一个中国与非洲合作开发的经贸合作区要揭牌。一年时间,要盖好3栋厂房,1栋8层的写字楼,一栋6层的四星级酒店,两栋白领公寓,加上周围配套基础设施、景观、绿化,等等,3个工程管理人员,要管理7万平方米同时开工的建筑体量和6万平方米的基础设施和景观体量。

  为赶在2009年10月之前完成建设工程,“年轻人”们拼了,魏建青和两名中方员工、1名埃及员工的项目管理团队完成了前期设计、竞标招标、工程实施、后期装修等一系列超体量的工作。面对当时的紧张局面,3名中方员工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就在揭牌的前一天晚上12点之前,写字楼的最后一块玻璃安然上墙。

  园区创建之路异常艰辛,却又让人获益良多。魏建青回忆道:“中国企业‘走出去’是一件很艰辛的事,有成功的,失败的也很多,还有做得不好撤回去的。我们比较特殊,是做园区平台的,难度更大,付出更多,项目启动的时候就是一个小小的项目,我们付出全力,实践证明是值得的。” 

  观念上的分歧 

  与环境物质上的艰苦相比,更难的是观念上的契合。

  当年埃及苏伊士特区机构和特区开发总公司招标,中非泰达第一时间投标,第二年中标距离起步区不到两公里的6平方公里扩展区的土地开发权。

  中标之后便进入合同谈判流程。由于文化理念的不同,思维模式的不同,从中标之时开始,与埃及方面的每一次谈判就几乎是一场“马拉松”。按照中方的思路,规划结束之后,除了道路、市政、水、电、燃气这些基础设施之外,还应该有一些启动厂房、办公楼,等等,为企业入驻提供方便。因此中方建议,先兴建一些标准厂房。

  埃及方面是另一种思维方式,他们认为企业想入驻园区,应该由他们自己兴建厂房和宿舍,作为生产设施使用。刚要进入实际建设阶段,中埃双方就发现了观念上的差异,甚至分歧。

  魏建青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谈判方式要改变,不能着急,一点点儿地谈,不能让埃及人误会中国人很急切地要得到什么。谈判过程中,双方理解虽不能完全一致,但只有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才会达成项目,更长久地合作下去。

  泰达人在起步区建设上磨炼出的坚忍和意志,在之后6平方公里扩展区谈判上,又起了作用。合同里有30多条搁置问题,每一条的背后,是双方一条条地来回拉锯,魏建青不停地讲、反复讲泰达的思维和理念,有需要也请国内专业的规划设计人员来讲,泰达人不仅想把这个园区做好,更想实实在在地推动园区的长远发展,也为埃及人作一个高水平园区的标杆。

  又谈了足足两年,合同终于签了,一块石头落了地,这一场“马拉松”把中方人员也练成了谈判专家。既然想合作,必然要坚持大的方向,既不能操之过急,又要机智灵活,更不能意气用事。这一切,都要建立在对驻在国的法律、文化、习惯的学习和接受基础上才行。

  机会来了 

  2013年年底,在戈壁荒滩上,一座现代化的工业新城拔地而起,其中包括12栋标准厂房的厂区,以及集办公、酒店、商铺、公寓等功能的综合配套服务中心共计4万平方米,有68家企业入驻,其中90%是中资企业,吸引投资近10亿美元,年销售额约1.5亿美元,年纳税约两亿埃镑,为埃及当地创造了两千多个工作岗位。园区在不断蓄力,为更好地发力做准备。

  2015年,埃及新苏伊士运河正式开通,正值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开始推进的阶段,这使两者紧密联系在一起,进一步为中埃全方位合作打开广阔的前景。位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和埃及“苏伊士运河走廊”开发战略的黄金交汇点的中埃·泰达苏伊士经贸合作区,一下子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

  而此时,在结束历时8年的土地谈判后,泰达合作区面临了新的困难。原来,就在泰达合作区扩展区第一期土地办理移交手续的关键时刻,埃及政府对83号经济特区法进行了重新修订。这次修订,取消特区内经营实体的税率优惠。这一变动,给泰达合作区扩展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两难之地,而土地移交工作也不得不因此暂时冻结。

  本来,已有近十家企业与泰达合作区达成合作意向,每个项目都可达到上亿美元的投资。投资者们纷纷中止了谈判,因为这次修改,不仅将会造成企业经营成本大幅上升,更是引发不少投资者对于埃及法律延续性和稳定性的担忧。

  在得知埃方该法案修改对泰达合作区造成巨大影响后,中国驻埃及使馆经商参处韩兵公参第一时间通过各种渠道与埃方进行沟通磋商,在与埃总统安全顾问纳佳和工贸部长穆尼尔会谈时,提出了“老区老办法、新区新办法”的原则建议。埃方行政管理局官员在看到工贸部长与韩公参的会谈简报后,专程来了解泰达合作区所面临的困难。

  最终,在两国政府不断协调努力下,埃及政府确认泰达合作区扩展区项目开发公司──埃及泰达特区开发公司可以依照原有规定享受优惠政策,而扩展区项目内的新注册公司也可以享受减免“泰达合作区扩展区投资者办理土地使用权证书”的过程中,涉及的1.5%土地合同登记费用,并协助办理土地销售合同签章事宜。此外,苏伊士运河特区管理机构还同意帮助泰达合作区与相关政府机构进行沟通协商,以使得扩展区项目内的注册公司均能够获得原法律规定的税收优惠政策,保障园区的正常招商和运营。几经波折,泰达合作区扩展区第一期土地终于顺利办理移交手续。

  2016年1月,习近平主席访问埃及期间,与塞西总统共同为泰达合作区的扩展区项目揭牌,体现了中埃两国政府对园区发展的重视,也为园区的发展开启新征程。

  泰达人的使命 

  2018年9月2日,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召开前夕,在中埃产能合作重大项目签约仪式上,新一批项目集中入驻泰达合作区。这批投资合作项目的协议投资总额近9亿美元,投产后将创造本地就业岗位1万多个,年销售额将达到7亿美元。

  在中非泰达总经理刘爱民看来,一家企业,一个园区自有其生长逻辑,必须扎根当地、中外融合。外化的第一步是盖一些楼,修几条路,弄一片厂房,搞定基础设施;深入进去是引入当地需要、中国特有的先进产能,多业态的经济生态让中外企业和园区都能合作共赢,最终产生管理思维的注入、文化的碰撞、情感的融入。其次是平台产品化思维,这是中非泰达进化至今的核心思维。园区本身由企业建设运营,又是承载生产与消费的大型平台和生态环境。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使命思维,做小事只能做成小生意,做大事才会成就一家伟大的企业。“一带一路”正在宏阔展开,作为其中最具活力地区的运营商,中非泰达有着清醒的使命感,使命感的牵引、思维的变化,再加上中非泰达一直以来的行动力和坚忍不拔的精神特质,才能成就更遥远的未来。

  采访感言

  10多年前的埃及,因为地域、文化、法律、制度等差异,中埃·泰达苏伊士经贸合作区生长得异常缓慢,但是泰达人肩负使命,他们没有放弃。那时的合作区尽管微小却顽强地活着,长得慢却依然生长,就像沙漠里的骆驼刺,地上只有矮矮的一丛,地下的根系长成数十米,如今的合作区已成为“一带一路”上的重要节点,发挥着重要作用,正是这种使命意识与韧性,帮助泰达在海外一步步迈向成功。(津云新闻编辑侯静)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英才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中非经贸发展基金会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