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文首页 > 投资指南

拉美、非洲:强劲增长还需内生动力(环球热点)

时间:2017-04-12 09:05:05   作者:   来源:

  非洲草原风光
  资料图片

 

  分析世界经济走势,拉丁美洲与非洲是两个无法回避的地区。虽然,它们在世界整体经济总量中的比例并不很高,但却凭借独特的资源禀赋、广阔的市场潜力以及后发优势充满活力。

  在目前世界经济整体复苏依然乏力的大背景下,虽然拉美、非洲的经济增长情况并不完全同步,但面临的问题存在一定的共性。如何摆脱对于外部的“依赖性”,走上一条更具独立性的发展道路,将是拉美和非洲在未来实现强劲增长的关键。

  

  经济成绩喜忧参半

  “可以期待的好消息会多过坏消息。”这是日前彭博社对2017年全球经济增长做出的预测。其中,可以期待的好消息之一就是拉丁美洲几个较大经济体将出现复苏。

  根据彭博社预测,62个经济体的状况将较去年有所改善,其中表现名列前茅的有阿根廷和巴西,这两个拉美国家的经济都将从收缩转向扩张。此外,非洲的能源出口国尼日利亚也将受益于油价反弹,迎来优于去年的增长态势。

  这与今年年初联合国发布的《2017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报告预测大致相同。该报告认为,随着石油和其他初级产品价格回升,2017年非洲经济预计增长3.2%,拉美经济则在持续两年衰退之后,预计可以恢复增长1.3%。

  英格兰及威尔士特许会计师协会在2月发布的《非洲2017年经济风险情况》中认为,2017年东非经济体前景较为积极,预计增长率将高于6%,西非和南部非洲的增长前景则仍然疲软,2017年GDP增长率为2%或更低。

  “拉美经济在这一轮从谷底回升的过程中,较为明显地表现出脆弱性、反复性、复杂性这三个特点。”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研究所副所长孙岩峰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拉美经济出现了一个向好势头,但总体看来,还要在“L”型的底部徘徊一段时间。

  非洲的情况更为复杂。4月3日,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公司宣布,将非洲最发达经济体南非的主权信用评级下调至垃圾级。有分析认为,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回升以及南非干旱缓解的确有利于南非的经济增长,但是该国近期面临的政局动荡等政治风险将对趋于良好的前景有所损害。

  “目前,非洲有经济表现不错的国家。但是由于南非在整个撒哈拉以南非洲经济中占比很高,因此南非经济的低迷还是拉低了这一地区的经济增长。”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陈凤英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现在看来,位于非洲南北两端的南非、埃及这两个主要经济体都还处于经济低增长阶段。

  过度依赖导致脆弱

  有分析指出,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之后,趋于强硬和保守的投资和贸易政策,以及可能加快加息节奏的态势,使包括拉美国家在内的新兴市场面临潜在金融动荡。

  事实上,自美联储退出量宽之后,对外融资依赖程度颇高的拉美等新兴经济体就面临全球金融状况收紧直接造成的“抽血”。

  “拉美国家认为,在世界整体产业分工中,它们处于相对边缘的地位,附属于发达经济体,一方面它们只能供给发达国家原材料,但没有定价权,另一方面它们内部资金的收益被转移到发达国家。”孙岩峰指出,目前拉美国家对于国际市场和国际资金的依赖依然过大,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拉美经济的独立性。这种依赖性也正是导致拉美这一轮经济复苏脆弱的重要原因。

  非洲面临的是相似的困境。“过去,大宗商品价格高的时候,非洲经济一直不错,引进外资情况也不错。”陈凤英指出,但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非洲不得不面临一个严峻的现实——流入的资本明显减少。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发布数据显示,2015年流入非洲的外国直接投资下降了7%,为540亿美元,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减少更多。“非洲资源丰富,但是在目前全球资源供大于求的状况下,非洲的地位有所下降,‘输血’减少。”陈凤英说。

  此外,自身经济结构单一也是拉美和非洲共同面临的经济发展阻力。

  孙岩峰指出,在拉美的这一轮经济回升中,产业结构实际并未发生根本性变化,仍然依赖于大宗商品的出口。

  带有殖民地色彩、严重依赖自然资源的单一经济结构同样阻碍了非洲的发展脚步。日本《选择》月刊在最近的一篇报道中指出,2016年,受到石油价格下跌、初级产品行情低迷等因素影响,尼日利亚经济转为负增长,南非也跌破1%的经济增长率,而单一依赖石油出口的赤道几内亚更是不得不面对增长率为负10%的惨状,这些国家也由此深刻体会到“资源的诅咒”。

  发展活力值得期待

  处在世界经济复苏依然乏力的大环境中,“强依赖性”的拉美经济和非洲经济距离强劲增长显然还有一段相对漫长的过程。

  “在拉美,短期之内不会出现一个新兴产业能够完全替代现有的资源出口产业。”孙岩峰说。

  陈凤英也认为,目前非洲经济要想完全凭借自己“理性地”增长还有一定困难。“世界经济对于非洲的影响太大了。现在世界经济还没有真正恢复,投资和贸易这两个‘轮子’也都没转起来,因此非洲还不可能出现爆发式增长。”

  很明显,要想实现经济的真正好转,对拉美与非洲而言,一条共同的必经之路是跳出发达经济体“抽血”和自身经济结构单一的桎梏,充分发挥自身的内生活力。

  在孙岩峰看来,拉美在自然资源的天然禀赋、资源出口产业的完善基础、广阔的市场潜力以及不断增强的内生改革愿望等方面都存在优势。尤其是在积极寻求经济发展出路方面,拉美目前正在经历的这一轮复苏,一个强大的动力正是来自各国内部的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结构调整。

  “一些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中或是之后上台的右翼政府,提出的政策普遍包括开放市场、放松国内监管、鼓励出口、吸引投资、积极融入全球化等内容,即通过消除国内各种内部管制和束缚生产力发展的障碍,使经济增长从依赖外部市场转变为来自国内的内生发展。”孙岩峰说。

  陈凤英也对非洲的经济发展潜力给予肯定。“虽然非洲的工业基础底子薄弱,但是农业经济还是不错的。”

  《非洲2017年经济风险情况》也认为,未来,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及其对非洲经济的不利影响反而可以作为其振兴改革的催化剂。许多依靠自然资源的国家,特别是西部和南部非洲国家,现在被迫改善其商业环境以支持私营经济发展。其他相对缺乏自然资源的国家,例如东非国家,则必须专注于改善其商业环境。“虽然这些国家均面临各自挑战,但卢旺达和肯尼亚等国家已证明改革在中期内是如何取得成功的。”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英才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中非经贸发展基金会 版权所有